歡迎來到徐綻網校

考研故事:讀研歲月中那些有故事的人

2014-11-15 10:23:50來源:徐綻網校點擊:884次

? ? ? 我曾看過這樣一段話:“人如果找到自我價值,或許生活等級就在上升,快樂的指數里一定包含分享快樂的成分,如果說我的感覺給了我信心,還不如說自己從夢想中找到靈魂。”其實越長大,你越會發現真正的快樂,它總是默默地靠近你,之后,變成血液,在你的全身循環,讓人溫暖。

  我一直想把那些快樂都留住,時間會讓人變老,也會把人帶走,唯有這些文字可以保存。當我敲擊鍵盤,光陰就這樣永恒,不管未來是否變幻莫測,面對走過的二十幾載光陰,我們沒有理由不勇敢,而我也始終相信,每一個自始至終都堅持的人,一定會快樂。

  老黃的故事

  和老黃相熟實屬緣分,因為同在一個系,大學四年里我們沒說過一句話。研一是課程最多的,尤其第一學期,教室第一排永遠屬于那些愛學習的女生,我是肯定搶不到的。在清一色女生中,每次都會看到一位認真聽講、仔細記筆記、常跟旁邊女生討論問題的男生,不錯,此人正是老黃。

  老黃對學習的態度,用認真這個詞來形容是完全不夠的。每天不管有沒有課他都會起得很早,教室第一排總有一個位置是屬于他的。記得期末考試那會兒,他天天早起去圖書館給我們幾個人占座,當我們手里拿著早點,睡眼惺忪,迷迷糊糊來到圖書館時,老黃總會很得意地笑著說到:“我一早五點就起了,現在已經復習完好幾章內容了,看看你們……”每當他這樣自夸而又鄙視我們的時候,大家總會一頓阿諛奉承,或者溜須拍馬,心想,只要你小子給我們占座,愛咋地咋地吧。

  老黃的基礎很扎實,不明白的問題他總能給你講得很透徹,期末那幾天,一有不會的我就問他,不管問題難易,老黃總是很耐心,可是等成績出來的時候,我覺得很對不住老黃,90%科目的分數我都比他高,他也被我戲謔為“低分高能”,但我知道他的功底真的很扎實。

  愛情來了擋也擋不住,這話也特適合老黃。有段時間,老黃經常在QQ上給我發一段一段的聊天記錄,讓我幫他分析提意見,我突然意識到,某人的春天來了,雖然那會兒還是冬天。經過我嚴刑逼供,得知老黃看上的女孩兒,就是上課經常坐他旁邊和他討論問題的那位,我說這小子怎么天天上課坐第一排,原來是明修棧道,暗度陳倉啊。

  作為兄弟,這狗頭軍師的重擔必然落在我的身上,素有愛情理論大師之稱的我真是為老黃這事使出平生所學,各種套路,各種方案,統統拿出來試用。當然這軍師也不白當,時不時蹭蹭飯是理所當然的。可惜結果不像愛情小說中的那樣完美,老黃沒追上那女孩兒,有情人未能終成眷屬,接下來的一段時光老黃就像被陽光曬蔫了的黃瓜。不過他終究還是那個陽光燦爛的他,低沉一段日子后,又振作起來了,現在的他已沉浸在愛情的甜蜜里了,用他的話說就是那會兒緣分不到,等緣分一到,你想擋都擋不住。

  科研路上的帶頭大哥

  研二剛開學就特別忙,天天泡在實驗室里,因為我遭遇到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——更換課題。之前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白做了,現在只能從頭來,查文獻、做實驗、編程、做模擬,一個最明顯的變化就是需要經常出差,去項目現場,這時胖師兄出現了。

  胖師兄是其他學院的博士,跟我們有科研合作。第一次見到他是在項目現場,頭戴白色安全帽,身穿灰色工作服,鼻梁上架著一副黑框大眼鏡,圓圓的胖胖的,怎么看怎么不像博士,一接觸,深感人不可貌相。胖師兄為人和善,專業知識很扎實,尤其是現場經驗,讓我望塵莫及。在現場,不但要調試控制系統,而且需要對設備進行調試,正常運行的設備溫度非常高,增加了調試時的危險性,但他卻不在乎這些,越是危險的工作,越搶著去做,絕不讓我們這些師弟動手,還時不時地給我們講解需要注意的要點。之后的日子里,我們在胖師兄的帶領下,跟著工人師傅們一起上班,一起下班,一起吃飯,早上兩個素包子一碗雞蛋湯,中午四個肉包子一碗雞蛋湯……

  工作時的胖師兄極為認真嚴謹,私底下卻非常幽默。在現場他干得最多,我們很過意不去,但他說:天天吃包子,我得多運動,不然越長越像包子了。由于分工不同,我需要為相關的控制人員作培訓,每次培訓都會有個女孩兒主動過來聽,時不時地向我詢問一些問題,我很是熱情地跟她討論,這件事被胖師兄發現后,回去對我一頓“批評”:咱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正經人,不能對某個女生過于熱情,不要讓人覺得你有所企圖。他說得頭頭是道,我甚是無語,不過從那次批評之后,女孩兒再問我問題時,我都很嚴肅,不停地用眼神告訴她,哥是個正經人。

  胖師兄比我大六歲,讀博士前他工作過幾年。大家一起吃飯喝酒的時候,他總是給我們講自己過去的事,講到興起時,他都會不停地教誨我們要好好做人,踏實做事,認真做學問。經常掛在他嘴邊的一句話:看看你們真好,都還年輕著。每次他這樣說,我都會笑他:師兄,你確實老啦,趕緊退隱江湖吧,未來是我們年輕人的。

  課題進展得比較順利,和胖師兄的合作也非常愉快,研二期末的時候核心內容都已完成,只剩零零散散的東西了。這一年很辛苦,辛苦之余感到充實,跟著胖師兄確確實實學到了很多東西,每每想到和他天天吃包子喝雞蛋湯的日子,都會無限地感慨。最后一次離開現場的時候,心里充滿了不舍,條件雖然艱苦,但這里確是生命之花綻放的地方。

  我們那逝去的愛情

  步入研三,不得不面對的兩件大事——畢業和工作,這也是讀了三年研究生需要過的最后兩關。大家一見面只問兩個問題:畢設做得怎么樣了?工作找得怎么樣了?大家如此我亦如此,整理數據、寫論文;參加宣講會、投簡歷、面試,絕對的雙線操作。在這重復而又迷茫的日子里,總會有那么幾件事劃破寂靜,掠過心頭,讓人記憶猶新,念念不忘。

  那段時間沒少跟小玲吵架,原因無非就是工作地點的選擇。小玲是我表妹的朋友,表妹剛要介紹給我時,我很是不屑,黃毛丫頭片子,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。但在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,一切都出乎意料,淺笑嫣然的她一襲白衣出現在鋪滿金黃落葉的校園甬道上時,我的世界一片蔚藍,我深刻地意識到:組織來了,我要被收編了。小玲是學舞蹈的,至今也沒弄明白她到底跳的是什么舞,好像是民族類的吧,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工作到底在哪。之前我們從沒吵過架,自從開始找工作,不管是聊QQ,打電話還是見面,最終的結果幾乎都是不歡而散。

  現實的殘酷總是讓人無法逃避,最終我選擇留在北京,而小玲去了一個離我很遠的城市。

  簽完三方協議的那個晚上,我給她打了一個電話:“你決定了?”

  “嗯,留下來了。”

  隨后是長時間的沉默,“那你好好加油吧,會有自己的幸福。”

  我苦笑,“你也是。”


  掛上電話,我閉緊雙眼,嘴里嘗到久違了的咸:我又看到那個深秋的下午,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孩兒,在學校銀杏樹下開心得手舞足蹈。路盡頭,女孩兒那回眸一笑,或許讓某個男孩兒魂牽夢繞一輩子。

  白落梅說:感情就像一杯茶,有不同的泡法和品法,有人喜歡清香甘醇,有人喜歡苦澀濃郁。感情也像一出戲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編排,有人偏愛喜劇的圓滿,有人癡迷于悲劇的殘缺。不管怎樣,我們都希望當老到白發蒼蒼的時候,會有一個人走出來和你一起,認領年輕時一段刻骨的情感。

  后記

  如今,離開校園已有一段日子,一切似乎都變得平淡了。前些天給老黃打電話,聊的還是身邊的那些人那些事,說是抽空大家好好聚聚,臨掛電話時,他還不忘說一句:有時間一起聚聚啊。人生浮華,鏡花水月,轉瞬即空,好好珍惜。送一份祝福給我的研究生好友們,一定要幸福快樂,當然,這份祝福,也要送給遠在他鄉的那個女孩兒……

?

?

?

研友評論

購物車
回到頂部

加入夢想班,完美虛擬在線課堂從這刻體驗開始,讓萌小夢陪你一起考研吧!